跟著白老鼠登山隊的伙伴們上山多次,

由於伙伴們有多位身懷絕技的攝影師,

與其每次看著他們拍出的動人照片感嘆自已拍不出來,我決定讓他們專業的來。

20160625_Nanhu_01.jpg

自卑感嘆與信賴交託是完全不同的心境,

就這麼,我第一次帶著紙筆上山。

挪掉了相機,

有多餘的扣答。

這次帶顆小玉西瓜。

 

【2016/6/24】

捷運上,腦中一面清點裝備,一面搖搖晃晃記下來。

到了集合地點,開心地與朋友們打招呼。

伙伴們平日各在自已的工作、生活圈,

有爬山活動才會見面。每回見面,也就特別開心。

 

 

20160625_Nanhu_02.jpg

第一晚在午夜時分抵達南山村的民宿,

稍做整理,大伙們熄燈休息,為明天的行程養精蓄銳。

 

【2016/6/25】

前兩次上、下山都從勝光登山口,

這次大家決定走不同路線。

 

 

20160625_Nanhu_03.jpg

思源登山口的路線,相較勝光路程長些,

但路線的坡度較平緩,

延途都有樹蔭,一早走在這林間涼爽宜人,非常舒服。

 

6.8k太魯閣國家公園立牌處。也是上松風嶺陡坡的開始。

約莫一個小時氣喘吁吁抵達松風領,大家陸續吃完午餐,休息補眠…

趁著大伙躺平的時間,我享受著松與風的寧靜,一面欣賞大家的睡姿,一面畫圖。

 

下午專心用自已的步調走著,

由於自已給的時間壓力,我很不喜歡走在沒有展望的樹林內,

忘記享受顧著趕路的我,一路埋頭向前抵達雲稜山屋。

我知道有體力較不勝負荷的伙伴,所以一到山屋卸下下背包,

就調頭往回走,想看看有沒有需要協助幫忙的。

回到木竿鞍部,得知有伙伴不慎跌倒,腳踝受傷,

正由社長與幾位伙伴在後方協助。

我急忙繼續往回走,直到遇見正一跛一跛走路的愛麗絲和協助的伙伴。

在伙伴們七手八腳的協助攙扶之下,天黑後,終於抵達雲稜山屋。

飯後,大家討論著後續處理方式。

最後,決定連同受傷的愛麗絲,

總共三位伙伴要提前撤退,先行下山。

 

20160625_Nanhu_04.jpg

【2016/6/26】

清晨出發前,發現在雲稜山屋旁視野極佳,

可看到南湖主峰與中央尖山。原想一口氣全畫進本子,

但構圖沒抓好,努力畫完山屋和帳棚後,

發現想畫的主峰被樹擋住,而中央尖山的位子根本在本子外擠不進來…

忍不住對著自已的豬頭構圖笑出來!哈哈哈!

原來這就是趣味所在。

 

20160625_Nanhu_05.jpg

6:30與三位要提前下山的伙伴告別後,

從雲稜山屋出發。

印象中得先陡下溪谷,接著一路陡上至審馬陣。

為了更確定,我用等高線的方式記下自已的感覺坡度,

也讓自已對於回程時的路況更有印象。

 

 

20160625_Nanhu_06.jpg

12.4k之後,一路往上,伙伴們各各埋頭苦幹,

筆記的好處,除了圖像之外,

還能加上文字的註解,還有一路吸引自已目光的事物。

 

20160625_Nanhu_07.jpg

14.4k,稍做休息,一面深呼吸,一面環顧四周,

抬起頭,才發現,穿過樹林,

可看見整條雪山山脈延展開的聖稜線。

大伙們一面休息,

一面討論著要在南湖山屋旁小溪淨身的事。

 

行經14.7k,右側有開闊展望,

清楚可見中央尖與南湖主峰。

 

約16k處,離開樹林,進入無遮蔽的審馬陣草原,

頂著六月的烈日,實在很晒。

 

20160625_Nanhu_08.jpg

持續緩上,肚子餓了起來。

開始懷念前一晚吃不下的阿龍豬腳。

昨天一隻腳也沒啃,

今天卻好想邊走邊嚼…

 

19k,南湖北山叉路,

草原上坡結束,即將邁向五岩峰。

伙伴們各各又累又熱,沒有食慾,掏出食物就休息去。

我很幸運地完全相反,肚子空虛得很。

水果和泡麵都塞滿了肚子才甘願。

 

20160625_Nanhu_09.jpg

五岩峰兩樣情,

一面是茂盛的箭竹與高山杜鵑,

另一面則是光禿禿的碎石斷崖,

五岩峰路徑上,則佈滿經年累月強勁風勢造成的奇特枝幹

 

20160625_Nanhu_10.jpg

15:25從南湖大山北峰開始下切,

抵達南湖山屋後,

趁大伙拉筋、休息之際,

我到小溪擦拭淨身,把身上黏答答的汗水擦掉,真是清涼舒爽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1.jpg

pm6:10,天黑之前,發抖著雙手留下南湖山屋。

 

 

【2016/6/27】

AM4:00出發前往南湖大山主峰

天氣很好,大家一路拍照欣賞風景,

在半山腰看完日出後,繼續前往主峰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2.jpg

尤於其他團的山友不多,

我們在主峰上享用溫暖的陽光又跳又拍,

大家玩夠了才又啟程前往東峰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3.jpg

7:15過了東峰、馬比杉山、南湖山屋叉路口之後,

眼前是反射著陽光,閃閃發亮的頁岩坡。

因為停下畫畫、拍照,

在此上演了一場筆記本遺失驚魂記。…嚇死我…

 

20160625_Nanhu_14.jpg

回到山屋,趁大伙曬暖暖的時機,

小玉西瓜上場,伴著Leddy的烏克麗麗悠揚琴聲,

在山屋整裝小歇。

10:30,頂著普照的陽光,

從南湖山屋出發回程,

因為想算算看五岩峰是否真的五岩,

我邊走邊用感覺等高線記錄,

 

20160625_Nanhu_15.jpg

大家休息的時候,就是我畫圖的時間。

有時記錄眼前壯闊的景色,

有時細細研究植物的姿態。

一面聽大家有趣的分享,

一面記下重點和覺得好笑的。

今天社長大大除了分享登山鞋保養術。

還推荐了上班適合穿的,高CP值鞋子品牌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6.jpg

這天晚上,幫我們準備晚餐的銘凱大哥,

喝了些熱酒後打開了話夾子,

讓我和社長可以再多撐一會兒,

不致於太早睡不著。

至於說了什麼…

看了自已畫的圖,我也好像醉了!

 

【2016/6/28】

最後一天下山的路上,

大家聊起了伙伴的高級背包 OSPREY, 

說到這牌子的背包,是量腰訂作…

另外,上過美姿美儀課的伙伴,

也分享了拍照的美姿要領…腳要彎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7.jpg

隔著排汗褲被咬人貓咬到…原來是這種感覺。

南湖的山徑上,多處可見咬人貓。

被螫到後,每看到牠,就越覺得,

咬人貓的葉子真的很像豎起毛抓狂的喵!!

講到咬人貓,伙伴們有搭沒搭地聊起小狗,

甚至開始比較,被貓或狗咬到,哪個比較痛…喂…聊太遠了吧!

 

20160625_Nanhu_18.jpg

在松風嶺,遇到大專登山集訓的總領隊 - 鳥教官。

無意留下的速寫,竟成為日後可能共事參與登山活動的連結。

一聊才發現教官和一群有心的朋友,

長期透過登山、戶外教育,

關懷中輟生與毒品勒戒的孩子。

 

我們在松風嶺稍做休息,

Leddy拿起烏克麗麗,

在松林間為這段旅程彈奏出最後一段樂音。

 

20160625_Nanhu_19.jpg

最後一天的下坡,

一路猜台語、猜電影、聊下山行程,就這麼抵達登山口 ,

三位提前下山的伙伴,帶著可樂一面迎接我們,

一面訴說著他們前一晚淋雨找民宿可歌可泣的事。

 

這次帶速寫本上山,使用起來覺得非常不錯,

除了原本就很信賴伙伴們的攝影功力,

因為沒帶相機,反而更覺得需要他們。

除了速寫功力還需要多磨練之外,

發現了紙、筆能記錄許多相機記不到的事,

當下的感覺、想法、或大家聊天、談論的事,甚至是想吃的東西…

而上山行程中,靠著伙伴們各自發揮專長,

也讓行程更加豐富美好。

下次,

我要繼續帶速寫本上山。

 

同場加映

延伸閱讀:

插畫:小老鼠上南湖大山

插畫:帝王之山 - 南湖大山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Leddy's Life 攝影記錄
★南湖大山-Day1~2
★南湖大山-Day3~4

---------------------
Bryan Tsai 攝影記錄
Bryan Tsai Flicker相簿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MINNAZOO

min693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